您現在的位置是: 首頁科研科學研究立項課題
    
涂可國:中西倫理學比較視閾中的儒家責任倫理思想研究
發布時間:2020-11-02 14:57  作者: admin        來源: 《山東社會科學報道》2020年10月16日 閱讀量:

E:\2020年工作網站稿件\國家社科基金項目\涂可��?拷貝.jpg

本項目最終成果為專著《儒家責任倫理學》,2020年6月結項,獲評優秀等級,結項證書號:20202830a。

本項目的主要研究目的是在中西倫理學比較視閾下通過對傳統儒家責任倫理思想展開全面研究,建構較為系統的儒家責任倫理學。本項目成果在《哲學研究》等C刊上一共發表論文25篇,其中階段性成果論文《儒家責任倫理考辯》獲得2019年度山東省哲學社會科學優秀成果獎一等獎。

要內容

本項目最終成果專著《儒家責任倫理學》一共分為八大部分,全書110萬字。

第一部分是緒論。主要探討了儒家責任倫理基本概念,儒家責任倫理思想研究的歷史背景與前期基礎,儒家責任倫理思想的理論貢獻、歷史發展過程、主要特征、當代現實意義,建構儒家責任倫理學的挑戰性、可能性、必要性和可操作性以及新時代中國社會責任倫理體系建構。

第二部分梳理了儒家責任倫理的基本內涵。揭示了儒家之“義”的多重含義與實質,闡釋了儒家關于義務倫理的道德規范表達形式、特點、作用等義務倫理范疇,分析了儒家之“義”的責任倫理意蘊,詮釋了儒家責任倫理的多元結構,即責任倫理內涵結構、自我責任倫理結構、責任倫理主體指向結構和責任倫理內容指向結構。

第三部分探討了儒家自然與人的責任倫理思想。立足于儒家的親親仁民愛物、內圣外王、修齊治平等核心理念,探討了儒家倡導的生態責任倫理(自然道德責任)、為己為人責任倫理、正人正己責任倫理、誠信守義責任倫理和見義勇為責任倫理。

第四部分闡釋了儒家社會責任倫理思想。一是闡釋了儒家社群責任倫理思想,包括人而能群:群體責任倫理的基礎,人不能無群:群體責任倫理的意義,群居和一:群體責任倫理的動力,明分使群:群體責任倫理的內容,得眾濟眾:群體責任倫理的途徑,群己權界:群體責任倫理的限定。二是闡發了儒家關于齊家責任倫理和孝悌責任倫理兩個層面的家庭責任倫理思想。三是揭示了儒家六大經典天下責任倫理觀,即道冠天下的天下責任觀、王濟天下的天下責任觀、兼利天下的天下責任觀、“民胞物與”的天下責任觀、以天下為己任的天下責任觀和匹夫有責的天下責任觀。

第五部分研究了儒家國家責任倫理思想。既闡述了儒家關于為國為邦責任的基本內涵,又揭示了儒家治國安邦責任思想的邏輯地位和關于德治的責任、法治的責任和刑治的責任等治國安邦責任的基本思想形態,同時還探討了儒家有關為王的責任、為政的責任和為民的責任等治國安邦責任的主要內容。

第六部分研究儒家責任倫理思想機制。詮釋了儒家之義與仁、禮及其他德目的義理關系,從天人觀(天人合一)、道德情感、義利觀、憂患意識、工夫論等方面探討儒家對責任倫理的根據、基礎、條件以及責任感的培養等問題的理解,主要探討儒家責任倫理的天命機制、人性機制、心性機制、理欲機制、知行機制、文化機制和規范機制。

第七部分闡釋儒家責任倫理主體思想。從角色倫理維度研究儒家的正名論、名責觀、人格論和境界論,分析儒家所闡發的君子、圣賢、士民等不同社會主體應承擔的具體道德責任,分儒家社會角色責任、社會職業責任和社會人格責任三個層面。

第八部分對儒家責任倫理思想進行比較研究。把儒家責任倫理思想置于中西倫理學的大視野中,既對其與西方道德責任思想的關系進行分析,又對其同中國傳統道家、墨家、法家等各家各派責任倫理思想的異同進行理性衡定。

重要價值

本成果具有較為重大的學術價值和現實意義。加強儒家責任倫理思想研究,乃至建構較為系統的儒家責任倫理學,可以彌補現有儒家義學不足,推動當代倫理學的發展和當代儒學的重構與發展。創建儒家責任倫理學不但能夠積極推進新時代中國公民道德建設,而且可以為當前中國社會構建責任體系、建立責任制度、培植責任人格、建構責任心學、培育責任意識和塑造責任倫理提供精神資源。

重要觀點

儒家責任倫理思想以天人關系、人己關系為主線,立足于血緣親情,以“仁”為核心,著力揭示了責任倫理的基本內涵,建構了生態責任倫理、個人責任倫理、社群責任倫理、家庭責任倫理、國家責任倫理和天下責任倫理等基本倫理形態,深入闡述了責任倫理的天命機制、人性機制、心性機制、理欲機制、知行機制、文化機制和規范機制,廣泛探究了社會主體的責任倫理。

就責任倫理的基本內涵而言,儒家的主要建樹體現在四個方面:一是賦予“義”多樣化的內涵,二是建構了義務倫理學說,三是賦予“義”以責任倫理意蘊,四是闡發了責任倫理的深層結構。儒家關于責任倫理的思想最為宏富,涉及到責任倫理的確立、運行、踐履和評價的理據、基礎、條件等十分廣泛的議題,大致從天命、人性、心性、理欲、知行、文化和規范七個方面做了廣泛的論述,由此形成了儒家的天命責任倫理論、人性責任倫理論、心性責任倫理論、理欲責任倫理論、知行責任倫理論、文化責任倫理論和規范責任倫理論。

在中國倫理學歷史上,儒家長期而深刻地闡明了責任倫理的眾多類型和形態,在某種意義上建構了責任倫理形態學。它關于自然與人的責任倫理思想的主要建樹體現在五個層面:一是生態責任倫理,二是為己為人責任倫理,三是正人正己責任倫理,四是誠信守義責任倫理,五是見義勇為責任倫理。儒家從三大方面建構了異常豐碩的社會責任倫理思想:一是社群責任倫理,二是家庭責任倫理,三是天下責任倫理。儒家國家責任思想博大精深,但其重點和核心主要包括治國責任思想和安邦責任思想兩個方面。儒家國家責任倫理思想的貢獻主要體現為:其一是圍繞治國責任,展現了以禮治國的鮮明特色,并呈現在和安修文、依仁治國、明其政刑、分而治之、富國強國和以儒治國六個方面。其二是建構了五大層面的為邦責任,即有道則谷:價值取向層面的為邦責任,有道危言危行:實踐行為層面的為邦責任,善人為邦:道德品性層面的為邦責任,在邦無怨:人生態度層面的為邦責任,有道則現:政治選擇層面的為邦責任。其三是闡發了不同形態的德治責任思想,主要呈現為仁治、義治、禮治和孝治,不僅從普遍性高度強調以德治國,還從仁、義、禮、孝核心道德理念維度更為具體地闡發了獨特而深刻的德治思想。其四是探究了王道政治的理念,既包括用非暴力手段去爭取和鞏固政權,也包括依據核心道德規范去治理國家,還包括以民為本的治國之道。作為體現儒家王道政治的治國安邦責任思想,主要包括為王的責任、為政的責任和為民的責任三大內容。

儒家廣泛探究了社會主體的責任倫理,盡管和西方責任思想一樣,它沒有太多關注到群體對個體、群體對群體之間的責任與義務——并非絕對沒有,譬如“協和萬邦”的義務觀念,但它不像西方責任倫理學那樣只是偏重于普遍化地思考個體主體的責任,而是從多個層面闡述了差異化的社會主體的責任承擔,從而建構了三種既相對區別又相互融通的社會主體層面的責任倫理,即角色責任倫理(含身份責任倫理)、職業責任倫理和人格責任倫理。儒家不僅闡發了角色責任倫理,還建構了名分責任倫理和位分責任倫理。儒家倫理既是一種德性倫理又是一種角色倫理,無論是安樂哲有見于個體在傳統社會關系體系中的角色定位、責任規定所創構的儒家角色倫理學,抑或是其他學者彰顯的儒家德性倫理學,彼此不是非此即彼而是可以兼容并蓄的關系。儒家分別從合說和分說兩個層面闡發了社會職業責任倫理。前者主要體現在三方面:一是職業責任的內容,二是遵守職責的意義,三是職業的一般責任要求;后者是指儒家對許多職業的特性、要求和責任有過涉及,而最為重要的是闡述了君、臣、王、士、農、工、商,尤其是君、臣、王、士四種職業的責任倫理。儒家不僅闡述了各種理想人格的德性倫理,還指明了不同類型的理想人格應當做什么、不應當做什么以及怎么做等責任倫理。儒家的理想人格學說無疑包含著豐富多彩的德性倫理要義,卻也容納了多種多樣的德行倫理義理;儒家所構想的大丈夫、成人、仁者、君子、賢人、圣人等不同層次、不同類型的人格形態,雖然被賦予了許多倫理崇高德性——仁愛精神、中庸準則、經世情懷、獻身品格等,但也蘊含著“有以任重”“急親賢之為務”“見利思義,見危授命”“責任求賢”等豐富的道德責任特質。

君子之學是儒學最為核心的內容之一,它不僅闡述了君子是什么、怎么樣的問題,而且闡明了君子人格的價值、意義、影響、類型和如何成為君子的工夫(路徑、方法等),還從人與自我、人與人、人與家庭、人與國家、人與天下等不同的關系范式中充分揭示了君子的責任擔當,并重點從自我責任倫理、他人責任倫理和社會責任倫理三大層面以及重道、積德、為己、好學、修身、重行和改過七個方面,深刻揭示了君子的自我責任倫理,且根據“君子”這一明言范疇詮釋了君子為民、治國和平天下的社會責任。圣人責任論也是儒家責任倫理學的重要貢獻之一,儒家的圣人之學把德性人格與責任人格完美統一起來,并著重闡發了圣人責任倫理的豐富內涵,指明了圣人務必承擔起學至于行、知天自為和樂善不倦等為己責任,為民和化性起偽等為人責任以及圣者盡倫、賞行罰威和治理天下等為國責任。

(作者系山東社會科學院國際儒學研究與交流中心主任、二級研究員)

編審: 凌琪      責任編輯: admin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