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是: 首頁科研科學研究獲獎成果
    
涂可國:儒家責任倫理考辯
發布時間:2020-01-02 10:43  作者: admin        來源: 《山東社會科學報道》第97期 閱讀量:
作者

涂可國  山東社會科學院國際儒學研究與交流中心

主任、二級研究員

成果形式
論文
獲獎類別山東省第三十三屆社會科學優秀成果獎一等獎 

一、主要內容

《儒家責任倫理考辯》一文刊發于《哲學研究》2017年第12期,以儒家文本為依據,對“責”“任”“責任”“己責”“己任”等一系列相關概念進行梳理考辯,指出儒家的“責”包含現代意義上的“責任”的基本要義,它既指職責、盡責、位責、任務、使命等分內應做的事,也指因自己的失誤而對不利后果承擔的處罰。相對而言,儒家所言的責任倫理更為強調第一義項,而馬克思·韋伯所講的責任倫理側重于指向第二義項。現代人使用的雙音節詞“責任”是由古代“責”“任”等單音節字發展而來的。早期包括儒家文獻的中國傳統文本使用“責”“任”范疇指代職責、使命、任務、問責等含義。如果說儒家使用的“責任”其中的責備、訓斥、申斥、譴責、懲罰、詰問、追究、督促、督查、批評等義項與現代“責任”范疇所包含的對行為造成的過失進行問責相符合的話,那么其中的責任、差使、罪責、職責等義項與現代“責任”范疇所包含的使命、任務相一致;不唯如此,儒家之“責”還有為西方倫理學使用的“責任”概念所缺乏的索取、求取、要求、規勸等內容,相比之下,“責”更接近“責任”。儒家責任倫理學相對于西方責任倫理學內涵更為豐富、思想較為獨特。儒家從人我、己他的人倫關系視角闡釋個體的責任,這與當代責任倫理學把責任看成社會關系所決定的理論,有相同的旨趣,體現了責任的利他性價值導向;闡明了責任倫理是現代倫理學的基本概念,在傳統儒家話語中也有相應的表達,這是一切規范性社會共有的特征。

二、創新之處和重要意義

目前,關于儒家責任倫理研究取得了可喜的成績,但也存在許多不足,需要進一步向縱深拓展:一是目前真正從由“責”“任”“責任”以及“濟”“肩”“天職”和“擔當”等范疇所表征、明言的角度研究儒家責任倫理的學者為數不多,只有少數專家直接切入儒家責任倫理思想。二是即便對明言的儒家責任倫理的闡釋也存在一些誤讀,有些概念不清晰,沒有做嚴格的邏輯分梳,尤其是缺乏對儒家“責”“任”“責任”等基本責任概念的語義學考察,使得一些人的儒家責任倫理研究更多地是根據“己意”加以主觀猜測、推演,文本依據和義理詮釋不足,給人一種隔膜感。三是對儒家文獻蘊含的大量責任倫理思想挖掘不夠,儒家責任倫理思想的邏輯結構尚未建立起來,不同概念、命題、觀點和范式之間的關系需要深度闡發。本成果試圖在借鑒吸收前賢研究成果的基礎上,對儒家話語體系中的“責”“任”“責任”和“己責”“己任”等概念進行考辯,以深化儒家責任倫理思想的研究,為準確把握和貫徹落實十九大報告提出的“強化社會責任意識”要求提供傳統思想資源。

三、社會影響

本成果引起較大社會反響,獲《中國社會科學文摘》2018年第6期全文轉載,《新華文摘》2018年第9期論點摘編,《人大復印報刊資料·倫理學》2018年第3期全文轉載。


編審: 凌琪      責任編輯: admin     
上一篇:
下一篇: